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福建男子让妻子给女婿看房,回家却听到房间异响,终酿悲剧

时间:02-08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2

福建男子让妻子给女婿看房,回家却听到房间异响,终酿悲剧

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,旨在:破解犯罪心理,捍卫正义人间!探查人性阴暗,杜绝犯罪发生!温馨提示:本文为付费内容,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“你非要我来给他看房子,他现在还在外面喝酒呢!”2009年7月25日,福建镇民周茹坐在女婿家的沙发上,满脸不耐地和丈夫抱怨。盛夏时节,刚装修的新房里还没有安装空调,周茹将外套全部脱下,简单地穿了一件轻薄的睡衣。她也没有想太多,只是觉得这里有些热,丈夫看了她一眼,也不好说什么。这里是周茹二女婿黄永的家。她和丈夫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已经嫁了出去,还是外地,平时很少回家,只是逢年过节会过来探望,但是还有小女儿叶欣,夫妻俩也不至于太孤独。叶欣从小懂事,而且很黏父母,她和姐姐相差了八岁,姐姐结婚早,离开家的时候她15岁,还是一个懵懂的小女孩,知道姐姐结婚还有些伤心,有时候她也能看到父母看着姐姐的照片哭泣,叶欣知道这是父母想姐姐的表现,于是她有感而发,蹲在母亲身前:“妈妈,我不想结婚,我以后要一辈子陪着你们!”“说什么呢?女孩子总是要嫁出去的!”周茹一直知道两个女儿都很孝顺,尤其是叶欣,非常粘人,虽然长大了,但还是有些幼稚,周茹没有把她的话当成一回事,可是叶欣却在心里暗暗发誓,这辈子不出嫁,之后她全身心都放在了学习上,还考上了大学,之后又顺利考上研究生,毕业还自己创业,早出晚归。周茹看着懂事的女儿,心里很是欣慰,可是随着女儿年龄的增大,他们却不得不考虑女儿的终身大事,每次跟女儿说,叶欣都十分敷衍,说自己不想嫁出去,要么就是以事业为重,27岁了还是光棍一个,父母担心不已,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一心要给女儿找对象,可是女儿却很坚持,最终两人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,那就是招女婿。因为叶欣实在太反对嫁出去了,而且父母也不希望女儿离开自己,招婿是最好的办法,叶欣听了这个提议后居然也有这个想法,于是周茹一心物色人选,她们家境还算不错,但是如果同等家庭招婿一定不容易,于是只好向下兼容。最终选中了女婿黄永。两人见面之后也觉得不错,黄永家境不太好,但是人还算老实上进,对叶欣也好,叶欣对他也有些想法,觉得黄永温柔体贴,虽然人有些内敛,但却是个值得托付的,不过一开始他并不知道是入赘,但是见面后,他对叶欣一见钟情,而且对方的条件也很好,于是就这样两人走到了一起。周茹最近来也是看看两个人,如今小女儿叶欣目前正在外地务工,女婿黄永留在家里照看15岁的外孙女。想起这个女婿,周茹的印象却不怎么好,虽然最初两人结婚也是他有意撮合的,再加上黄永他身姿挺拔,五官清秀,叶欣一眼看上了他。黄永那时候一穷二白,面对黄家人的招揽,双方一拍即合,便和叶欣办理了结婚登记。周茹一开始也觉得挺好。女儿也有了依靠。不过,十几年过去,黄永和叶欣之间感情也愈发寡淡。尤其是叶欣独自外出挣钱,黄永却留在叶家干点零工,最开始他本来也有工作,只是一个保安,挣得也不多,而且工作时间还长,周茹看不上,后来叶欣怀孕了,周茹更是让他辞去了工作,黄永是不愿意的,他觉得再怎么样那都是自己的事业,而且婚前两人也说好了不会参与他的工作。于是两人时有争吵,叶欣也站在周茹那一边,说他那个工作又挣不了钱,还不如回家带孩子,听到叶欣如此说,黄永不愿再反驳,于是便答应1,后来他就一直在家里做家务,带孩子,因为是男生,他起初对这些也不太熟悉,做饭也不好吃,周茹就总是说他,骂他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。叶欣每次回来都可以看到两人争吵的场景,不分青红皂白就将黄永骂一顿,两人的感情也不太好,而每次面对争吵,黄永都是说不过的那一个,在家里受了很多欺负,周茹愈发对这个女婿不满起来。殊不知,入赘的身份也让黄永抬不起头来,在和他人交际时心里总有一层自卑,而且他本就有些敏感,走在路上的时候也总能听见一些人对他的议论,让他想要忽略都做不到,同时还要面对丈母娘一家的若有若无的嫌弃,黄永心中更是生出几分怨恨。这天,他应邀参加朋友的酒席。因为家里刚起了一层平房,还没有安装门窗,担心家里东西被偷的叶父便让妻子来到女婿家里帮忙看守。眼见临近深夜,黄永还是迟迟未归,周茹心里的火气越打越大。和丈夫抱怨过后,她拿起手机给黄永打了电话。第一遍的时候黄永压根没接,也不知道在干嘛?周茹有些意外,她知道这个女婿的性子,有些木讷胆小,根本不敢不接自己的电话,这下她更加生气了,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再次拨打了电话,接通的那一刻:“你怎么回事?家也不管了,准备彻夜不归吗?”周茹冰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了黄永的耳朵里,他端起酒杯的手顿了顿,面上涌出一阵难堪。因为刚才在上厕所,他没带手机,而且酒席上有点吵闹,于是他打开了免提,没想到却听到丈母娘的责骂,因为声音太大,周围人都听见了,黄永有些无地自容,酒席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个镇上的,对黄永的事也有所耳闻,见此不由笑道:“看来黄哥今天不能陪兄弟了,赶紧回去吧!”这笑声如一记响亮的耳光,扇得黄永脸上火辣辣的。他脸上涨红,想要解释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而且大家的交头接耳也让他很受伤,最终,黄永默然起身,离开了酒席。想起周茹在电话里的话语,像一根鱼刺一样卡在黄永嗓子里,让他心烦意乱,怨气横生。他觉得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,最终却得不到尊重,妻子整天不回家,岳父母更是四处刁难他,让他没有一点自己的空间,尽管他极力控制,可是对方明显不想让他好过,黄永越想越生气。重重地推开门,周茹显然没有想到黄永会突然进来,见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衣,皱着眉穿好外套,淡淡道:“回来了就自己看家,别老是麻烦我。”听到这句话,黄永心中的怒火更甚。不过,当看见周茹裸露出来的皮肤后,他心中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却哽在了喉咙里。周茹年过五十,早已不是青春动人的模样。不过她保养细致,一双手细腻白皙,完全看不出来岁月留下的痕迹。黄永在酒席上饮下不少酒,望着她苗条的身段,突然感到胃里仿佛烧着了一把火,让黄永头昏脑涨起来。他不由自主地向周茹走去,感受到黄永浑身的酒气,周茹面露不满,刚想继续发声埋怨他,却被黄永一把搂在了怀里!“你在干什么?你是不是疯了!”感受到一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,周茹瞬间大惊失色,连忙推搡起来。然而,她的力气根本无法反抗黄永。只见对方用脚踢开了卧室的大门,将周茹拖拽进去...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